留个执峰记忆

花妖的惑<一 >(钤光/裘光)

一个老旧的村庄,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大家都尊称一声孙嬷嬷,她每日都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给小孩儿们讲故事。

这日,太阳西斜霞云漫天,仿佛天际的白云泣血。孙嬷嬷依旧坐在老树下,孩童们早早围着树眼巴巴等着故事。孙嬷嬷看着小孩期待的眼神,满意道:好,今天啊我们就来说道说道那远在京城的日月齐辉的俊俏书生公子公孙钤。他生于享誉盛名的书香世家,是这代弟子中的翘楚。         

忽然有一日,公孙钤搬到城郊十里处的庄园别院。原来,公孙钤才华横溢。在参加的乡试、会试中都中了榜首,一时钧天国竟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各种邀约纷来沓至,公孙钤不胜其扰,但是如果直接拒绝又怕得罪旁人,为了避着风头,就以准备殿试为由搬来。

孙嬷嬷说的不过大白话,对于乡村的孩子们却听的一知半解,但他们不敢出声的询问。这个孙嬷嬷来自京城,最是会摆架子,谁打断了她的话,那她就不肯再讲。所幸听她故事久了,也越来越懂这些有点拗口的话。

孙嬷嬷继续讲到:公孙钤此处别院十分幽静,周围的几座山也被公孙世家买下,是家里一处出产果蔬的地方,平日只有下人会上山劳作,鲜有外人。

公孙钤初来之时,觉得有些孤寂,几日之后又觉得乡野之乐也颇为有趣。正值九月,林间的瓜果都成熟,一个个挂在树梢十分可爱。公孙钤便常常在林中闲逛,劳作的下人起初还担心他一个文弱书生意外。后来一次见公孙钤拔下佩剑斩了一只胡乱闯入的野狼,才知道他腰间佩剑并非摆设而已。这公孙家虽然尚文,但是家中子弟对武艺也有涉猎,公孙钤更是文武双全,只是他自幼被教育的谦谦公子的模样,身上武人气息不浓。

今晨起来,公孙钤翻看了一会书卷,就打算到林中转转,他如今在画山水图,需多看看这山中景物。行到一处,见密密的树枝挡住,仿佛走到了尽头。但是侧耳倾听又有潺潺流水声传来,公孙钤也不知当时他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忍不住劈出一个仅容一人的入口,低头钻了进去。

首先撞入公孙钤眼帘的是一片淡粉紫的花雾。此时已是寒露时节,百花已败绿叶未退,除了树梢的瓜果,四周都是一片苍凉衰败的灰绿,忽然看到此处的粉色花雾,公孙钤觉得自己的心也莫名的漏跳了几拍。这些花雾颜色还很淡,根部还是淡绿,夹在一片灰败的秋景中,显得娇弱迷人又缥缈。公孙钤不觉看痴了,直到露珠滴入他脖子传来寒意,才恍惚过来,竟已是天色昏暗。

公孙钤不愿离开,他在一旁空旷地生了一堆火,在一旁的小溪中抓了几条鱼处理一番后,拿起出门前备下的调料撒在上面,烤起鱼儿做晚餐。精心调制的调料混着鱼肉的香味,变成十分诱人的美食。月亮已经升起,一切都罩着薄纱的朦胧,粉色的花雾好像都随着月色弥漫开来。公孙钤觉得一阵疲倦,竟坐着睡过去,拿着烤鱼的手松开来,眼看就要掉在地上。一只白嫩无暇的手适时的接住了插着鱼儿的树枝,只见一个内着月白色广袖服外面罩着层层渐变的淡紫色纱衣男子出现在公孙钤面前。

只见这人面如满月眼含春水,简直像极了话本中诱人沉迷的精怪。他好奇的拿起烤鱼,尝试的闻闻确定刚刚的香味是手中的鱼儿传出来的,就伸手要抓快鱼肉尝尝。没想到这鱼才刚刚烤出,十分滚烫,他白嫩娇气的手顿时被烫了一下缩回了手,鱼和树枝掉在地上在这静夜里发出声响。男子仿佛也被这声音吓到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俯身要拿起树枝时,却见一旁的公孙钤忽然睁眼,吓得那男子登时候跪坐在地上。

公孙钤原来是在烤鱼,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正欲睡过去,恰被刚刚一声响吵醒,睁眼就见一个男子跌坐在一旁。那男子身姿纤细,陷在那层层叠叠的紫烟纱衣中,露出一个凝脂白玉的脸庞,因为受惊而微微张开的红润嘴唇,仿佛会说话的杏眼正楚楚可怜的望着公孙钤。公孙钤受蛊惑似的欺身上前,搂住他的腰,两人一同跌坐在这一片暧昧花雾中。

----------------------------------------------------------------------

忽然就200粉了,那今天先更一些吧,晚上回家

大概没空开车,明天再开车吧O(∩_∩)O~明天美人缭乱也会更新

陵光是粉黛乱子草妖

 

 

评论(11)

热度(69)